治理结构是亚投行章程中最重要的部分

2020-08-12 17:51

亚投行究竟会有多少个意向创始成员国,最终会在4月15日见分晓。但仔细分析目前46个提出申请的国家,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已占四席:中国、英国、法国、俄罗斯;g20国家中已占13席;按大洲分,亚洲30国,欧洲12国,大洋洲2国,南美洲1国,非洲1国。

随着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截止,相关体制架构制定也提上了日程。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此前表示,治理结构是亚投行章程中最重要的部分,目前各方正在进行磋商。亚投行将设立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三层管理架构,并将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确保决策的高效、公开和透明。

在宋泓看来,目前亚投行创始成员云集,也为后面提出了很多挑战,怎样形成既能得到西方国家认同,又能得到发展中国家支持的标准、机制成为下一步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现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作为多边金融机构,已经存在几十年了,有很多经验值得亚投行去学习和借鉴。不管是亚投行,还是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都是在一个世界市场的机制下运行,都是按照市场规划做事,能够选择的制度应该是大同小异,其中亚投行可能会加入一些独立性、主导性的元素。

宋泓认为,美国是现在多边金融体制、平台的主导者,中国发起的亚投行可能会对美国的主导地位构成挑战,美国需要观察亚投行是对目前多边金融的补充还是替代。日本受美国影响,且亚投行跟目前日本主导的亚开行可能在功能上有一些重叠,因此积极性并不是很高。

“亚投行是中国在国际事务里逐渐发挥影响的试金石,多边重大倡议的提出检验了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号召力,在此之前,我们一直是一个参与者和追随者。”宋泓说。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表示,从亚投行目前的成员看,主要是出资国和所在国比较多,亚洲这么多国家参与,就是看中将来对其基础设施的投资,而西方国家参与主要是扩大影响力和谋求合理回报考虑。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亚投行立足于亚洲基础设施的投资,目前创始成员数量来看基本囊括了所有亚洲国家,已经达到了亚投行设立的初衷。同时,还有英国、德国、意大利等西方发达国家积极参与,从某种意义上讲影响已经超出亚洲本身,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广泛影响。

此外,加拿大是g7国家中除美日之外最后一个未加入亚投行的国家。而日前有外媒报道称,朝鲜申请加入亚投行但被中方拒绝,外交部昨日回应称不了解情况。

亚投行由中国政府发起筹建,中国无疑将在其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主导作用。根据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于2014年10月签署的《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将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在美国及日本不加入的情况下,中国无疑将持有最多股份,因此中国可能对亚投行的经营管理拥有明显的主导权。

筹建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主席、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指出,亚投行决策机制和股份分配是亚投行章程的内容,目前各方正在进行磋商。亚投行是互利共赢的倡议,是对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有益补充,将遵循公开、透明、高效的方式建立一个全新的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将按域内和域外划分其成员,随着成员国数量的逐步增加,每一个成员的股份比例都会相应下降。

而日本对于亚投行的态度也备受关注。英国《金融时报》3月30日援引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的话称:“我与日本商界领袖相信,日本将在6月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而昨日,日本3名内阁大臣集体否认了这一说法。

2014年10月24日,中国、印度、新加坡等首批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投行备忘录,随后印尼、新西兰等国家陆续加入。今年1月,新西兰成为首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随后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的加入持续搅动着全球舆论。